|

跑团实况-神赦医院

#TRPG

一个COC的短团,三个人都是萌新,笔者是KP. 在皮个不停的PC折腾下,不停开主角光环才算成功跑完了一次团没撕卡,此文来自当时的跑团记录。让我记录下这有趣的故事.jpg

角色介绍

KP:本人.

拉尔夫:来自金坷垃故乡美国圣地亚哥的普通设计系学生,硕士毕业后正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做着重复劳动的工作。除了外貌稍显英俊,各方面都是一个普通人。玩家:maliut

零崎人识:将杀人作为本能的杀人鬼家族的最后成员,杀人鬼中的杀人鬼。玩家:BOSS

超游内容用括号标识。

正片

一、故事开始

KP 21:45:32
=======start======
这是一个普通夏日的午后,在日本度假的设计师拉尔夫收到了一封来自嫁到了乡下去的朋友冈田幸子的信,拉尔夫想起这是他大学时在东京采风的时候结识的朋友,后来因为幸子远嫁外地,这几年来也渐渐的疏远了。她也只会在形式上每年寄贺年卡过来而已,收到书信是久违了的事情。
【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信里只有这样的字样,下面是一个医院的地址,拉尔夫回忆起这地址是她嫁去的乡下小村【神赦村】里的医院【神赦医院】的地址
拉尔夫决定动身前往神赦村,但是路上却遭到了自称杀人鬼的青年袭击
零崎人识 21:50:33
(感觉剧情像outlast
KP 21:50:47
但在无意中看到幸子的来信后,名叫零崎人识的青年也决定去这个村子里一探究竟
虽然路途上出了些波折,但两人还是顺利到达了村子
这个村子有些年头了,并不怎么现代化,但拉尔夫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手机和电脑居然有网络(可是使用网络查各种玩意,但需要过图书馆)
现在调查员可以行动了
零崎人识 21:52:37
(拉尔夫几岁啊
拉尔夫 21:52:42
(现在我和boss的熟悉程度怎么样)
KP 21:52:43
(24)
零崎人识 21:53:18
小子你叫啥啊
KP 21:53:28
拉尔夫对遭到袭击还耿耿于怀,但看起来同伴不是那种丧失人性的杀人狂魔,不知道为什么自称杀人鬼=
拉尔夫 21:53:52
“我是拉尔夫,你你你是谁啊,为什么平白无故要袭击我”
“说起来村子倒是很美,适合采风,但是现在救人紧急”
零崎人识 21:54:36
我是杀之名第三位零崎一贼的人,零崎中的零崎
拉尔夫 21:54:38
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四周
零崎人识 21:54:54
算了反正零崎一贼也没几个人了
那群人的家族情谊什么的真是可笑
KP 21:55:19
拉尔夫观察四周,神赦村的景观和普通的乡村没什么不同,有几个村民好奇地望着你们俩两个外乡人=
零崎人识 21:55:24
你来日本多久了啊
拉尔夫 21:55:48
“真是个怪人呢”
零崎人识 21:56:04
怪人
拉尔夫 21:56:04
“刚来没几天,没想到就出了这种大事”
零崎人识 21:56:11
这个词用的很准确啊
KP 21:56:23
(哇boss不要在gal了,该行动了)
零崎人识 21:56:23
这事情我很有兴趣啊
我们快走啊
拉尔夫 21:56:38
“你是日本人吗?我日语水平不太好,你能帮我向村民打听一下吗”
零崎人识 21:56:42
不如我先抓几个人问一问?
用刀子他们应该会听话吧
拉尔夫 21:57:00
“吼啊拜托了”
KP 21:57:17
(boss你要描述具体行动)
零崎人识 21:57:26
【去询问其中个一个村民
KP 21:57:37
(要说明问啥)
零崎人识 21:57:57
【医院在哪里
拉尔夫 21:59:05
(我也去问下,除了医院,村子里还有哪些功能性建筑
KP 21:59:15
零崎人识走向一个村民,开始询问医院在哪里,村民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说的是神赦医院吗?他就开在村尾,靠近后山的地方”
村民随即露出微笑:“那位医生真是好人呢,在这种小村子里建立了医院实在是太好了。”
零崎人识 22:00:08
【询问医生相关信息
KP 22:00:26
“这个村子?只有一个小派出所,还有商店了吧,当然旅店也是有的”
“石屋医生是个很好的医生,他好像是东京有名的大学毕业的,五年前到我们这里开办了医院,真是帮了大忙啊”村民回答着
两个人过灵感
拉尔夫 22:01:44
.d100
投骰姬 22:01:44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1
拉尔夫 22:01:57
(过了
零崎人识 22:02:00
.d100
投骰姬 22:02:00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5
KP 22:02:46
你们意识到村民所说的太好了似乎不只是治病一个层面的东西
但正当你们还想问什么的时候,村民已经走远了=
零崎人识 22:03:14

【去找医院
拉尔夫 22:03:24
“噫,这村民怎么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呢”
【跟着去找医院

二、医院·第一次拜访

KP 22:05:18

神赦医院非常显眼,正如村民所说,坐落在村尾,外表是一座两层楼的白色水泥建筑,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门口一块一人高的木牌,写着神赦医院四个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内科·外科·精神科·癌症缓和治疗科=
(提示,你们最好随时记得侦查)
(还有心理学之类的,否则容易漏东西)

拉尔夫 22:05:58
(晗神可真良心,至少没打算一下子冲进去
KP 22:06:18
(否则我一肚子坏水就编不出来了)
零崎人识 22:06:30
【去精神科那里
拉尔夫 22:06:33
仔细地观察一下医院周围的环境
零崎人识 22:06:37
我们分头行动吧
KP 22:07:09
需要两人确认则分头行动
拉尔夫 22:07:19
行啊
KP 22:07:34
(boss你描述的过程最好短而具体一些,比如走进医院什么的,否则很难编)
拉尔夫 22:07:39
注意安全
KP 22:07:46
先qt,过侦查
拉尔夫 22:07:52
.d100
投骰姬 22:07:52
拉尔夫 投骰 d100 = 81
拉尔夫 22:07:58
(艹
零崎人识 22:08:02
(就是去精神科室啊
KP 22:08:55
拉尔夫仔细看了看医院外墙,但没看出来啥情况
零崎人识走进了医院,扑面而来的是医院熟悉亲切的消毒水的味道
拉尔夫 22:09:53
在周围等待,看看医院门口有没有进出的人
零崎人识 22:10:13
(没有精神科室吗
KP 22:10:18
进门是一间大大的候诊室,有两三个村民在等待看病
(没有啊,超迷你的医院)
零崎人识 22:10:41
【去二楼男厕所侦察
KP 22:10:52
(哇boss我还没有=呢)
(这样我很难吹比的)
零崎人识 22:11:14
(你那部分是腾神线啊
拉尔夫 22:11:33
(没啊,我还没进门
KP 22:11:42
门口接待是一个短发女护士,看到有人进来,向你亲切地点头:“你好,需要什么帮助吗?”boss=
拉尔夫 22:11:54
(boss:我需要特殊服务
KP 22:12:52
拉尔夫在门口蹲守,看起来这家医院的人流量挺少的,短时间内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出入,百无聊赖,拉尔夫又开始观察起医院外侧起来,qt=
qt过侦查
拉尔夫 22:13:04
.d100
投骰姬 22:13:05
拉尔夫 投骰 d100 = 67
拉尔夫 22:13:16
(低空飞过,晗神真好人
零崎人识 22:13:44
厕所有女的?
KP 22:14:34
拉尔夫忽然一阵哆嗦,感觉到一丝不协调感,原来医院周围一段距离以内都没有一点绿色植物,这在荒草丛生的乡村是难以想象的。qt=
(你刚进门护士就向你搭话了)
拉尔夫 22:15:19
“果然这医院有点反常呢”
零崎人识 22:15:29
【询问护士医院情况
拉尔夫 22:15:40
走进医院向等待看病的村民搭话
“这医院的医生怎么样啊”
KP 22:16:55
“这所医院吗?这所医院虽然小,但是因为石屋先生水平很棒,所以一般小毛病都能解决”护士回答“当然,那些大毛病也只能让他们去城市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bo=
拉尔夫向一位中年农村妇女搭话,看起来她并喜欢搭理外人,她看了你一眼,嘴里嘟囔了几句“挺好的”qt=
零崎人识 22:17:50
【询问是哪方面水平
KP 22:18:26
“?当然是治病的水平了?”护士对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感觉有些奇怪。boss过灵感
零崎人识 22:18:43
.d100
投骰姬 22:18:4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82
拉尔夫 22:18:54
【询问是哪方面挺好的
KP 22:19:18
零崎人识没察觉到什么。boss=
零崎人识 22:19:20
(老奶奶过分了
【孤注一掷
拉尔夫 22:19:55
(孤注一掷你要描述
KP 22:20:21
中年妇女看白痴一样地看了一眼拉尔夫,说道:“当然是看病的方面了。”她看上去对这种奇怪的问题很生气,扭过头不再理你。qt=
(你们该注意下幸子了)
零崎人识 22:20:53
能带我去见见这个医生吗
(我又不认识幸子
(正好我这个角色是精神病
KP 22:22:03
“抱歉石屋先生正在坐诊,你也看见了,还有几位患者等着看病呢”护士指了指候诊室。=
拉尔夫 22:22:30
(我能对村民心理学吗
KP 22:22:39
护士狐疑地看着你们,看上去她对你们来医院问东问西的行为已经开始产生了怀疑。
(可以
拉尔夫 22:22:53
.d100 心理学
投骰姬 22:22:53
拉尔夫 投骰 d100 心理学 = 26
零崎人识 22:23:38
我的病情比较急啊【打断左手小指
告诉护士“其实最近一直精神不好,听说这里的医生水平很高,所以想过来看看”
KP 22:24:50
拉尔夫敏锐地察觉到大妈的语气不对劲,可能是某些东西在让这些村民避而不谈。也许查一下神赦村的资料会有帮助。
护士挠着头看着面前的两人,露出难以应付的表情:“那好吧,请你们和我来。”
拉尔夫 22:25:31
谷歌搜索神赦村
KP 22:25:55
说着见你们两人带向了休息室,并告诉你们医生等会就来
qt过图书馆
零崎人识 22:26:06
侦察
拉尔夫 22:26:07
.d100
投骰姬 22:26:0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90
零崎人识 22:26:33
.d100
投骰姬 22:26:3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0
KP 22:26:43
看起来网络炸了,果然不能相信乡村的网络,也许过段时间再试会好一些
看起来这只是一间普通的休息室
拉尔夫 22:27:07
“我的手机好像不太好使了,零崎君帮我查查呗”
(boss动作好快
KP 22:27:26
(boss随身没有手机电脑)
(不能查)
过了一会,石屋先生走了进来,
拉尔夫 22:28:22
“您好”
KP 22:28:31
他是一位中年男子,头顶微秃,但精神很好,看上去很让人亲近
“你们好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还有好几个患者要看呢”石屋医生开门见山=
零崎人识 22:29:07
听说你技术不错啊
我这里的病情比较紧急呢
你帮我看下呗
KP 22:29:48
“谢谢夸奖,好歹也是东京大学的毕业生,不能给母校丢脸”石屋医生说着看了看你的手指
零崎人识 22:30:03
不不不病情不在手指
在脑子啊
拉尔夫 22:30:07
(我们现在在休息室吗
KP 22:30:10
(是)
“什么脑子?”石屋医生有点摸不着头脑
零崎人识 22:30:49
精神科啊
拉尔夫 22:30:49
在医生给零崎君看病的时候,我走出休息室,走向对面的诊室
零崎人识 22:31:01
我脑子可是好多人说不正常啊
KP 22:32:48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精神科的病房有限,没法接治更多的病人了”石屋先生无奈地说,“我推荐你去正规的大医院治疗,说实在的,我们这里的精神科只能暂时缓解病情,是给没钱治疗的穷村民的权宜之计”
bo=
qt过潜行
拉尔夫 22:33:09
.d100
投骰姬 22:33:0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1
拉尔夫 22:33:20
过了
零崎人识 22:34:22
不不不你就帮我看下嘛
KP 22:34:32
趁着零崎人识拖着医生,拉尔夫悄悄溜进了诊室,他发现他在候诊室搭过话的大妈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他,看见拉尔夫而不是医生进来,她明显有些吃惊。qt=
医生坚决地摇摇头:“我要对病人负责,而且看您的样子也不像是本地人,为什么来我们这种小医院看病呢?”
拉尔夫 22:35:55
“您是找医生的吗,他刚刚出去了,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找他哦”
KP 22:35:58
医生看上去对你有些怀疑了,bo=
拉尔夫 22:36:01
侦察诊室
KP 22:36:13
qt过话术
拉尔夫 22:36:19
.d100
投骰姬 22:36:1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91
拉尔夫 22:36:25
(gg
零崎人识 22:36:29
我只是个四处流浪的人啊
而且我的身份也不适合去那些大医院啊
KP 22:36:53
大妈明显不相信你的话,“医生刚叫我在这里等着,我想我听他的比较好。”
零崎人识 22:36:56
我不属于表层世界的啊
KP 22:38:16
医生不耐烦了,“对不起,您的病我真的看不了,我还有患者要看呢,秀子,麻烦送这位先生离开医院。”一位护士出现在休息室门口,并不是门口的那位护士。
bo=
拉尔夫 22:39:28
(我还要过侦察吗
KP 22:39:46
(不搞定大妈你翻东西她会喊人)
零崎人识 22:40:00
拿出刀子夹在脖子上
KP 22:40:04
(或者你跑别的地方去也行)
零崎人识 22:40:08
逼迫看病
拉尔夫 22:40:23
去研究室看看
KP 22:42:42
医生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刀子,“看起来您的病,是,是挺严重的。好,我给你看病就是了,秀子,带这位先生去诊室‘’
秀子虽然遭到了惊吓,但是也意识到这个青年并没有真的想杀医生,脚步僵硬地把零崎人识带去了诊室。bo=
于此同时,拉尔夫走到研究室门口,发现门上挂着一把密码锁,看上去是四位数字密码锁。qt=
零崎人识 22:44:30
【观察护士身形步法
KP 22:44:44
(大佬你们再不走主线就要变成原创模组了,我已经编了一个小时了)
boss过侦查
拉尔夫 22:45:01
(艹科学啥都没
尝试撞开门
零崎人识 22:45:07
.d100
投骰姬 22:45:07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4
KP 22:45:31
护士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
把大妈安顿好后,石屋医生走进了诊室
“好吧,急不可耐的病人先生,能说说你的具体症状吗。”(这段我不是专业的不会编,boss暂时不行动,假装在看病)
(boss你逼死我了)
零崎人识 22:47:41
(这叫创造力
KP 22:47:52
(创不动拉)
零崎人识 22:48:00
跑团就要这样才有趣啊
KP 22:48:05
(这叫空气墙)
(那我只好剧情杀让你撕卡了)
(angry)
过了一段时间
零崎人识 22:49:11
(讲道理正常这种事件就是一个探图一个探人啊
KP 22:49:36
(没你这么探人的,老早被警察抓去了
“零崎人识先生,我想你这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状”石屋先生说道
零崎人识 22:50:39
(但警察不是我的对手啊
(狂躁症好一点
那感谢啦
KP 22:51:10
“我这里没有床位给你了,我给你开几份镇静剂,你最好去大医院看一看,我们这里是在没有能治你的手段”
(我不知道啊)
零崎人识 22:51:32
【上前拥抱医生,趁机搜查医生身上的东西
KP 22:51:37
石屋先生对你忽然感谢有点吃惊,“哦,哦,不客气”
过敏捷对抗
零崎人识 22:52:08
.d100
投骰姬 22:52:08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74
KP 22:52:15
.d100
投骰姬 22:52:15
KP 投骰 d100 = 25
KP 22:52:48
你没来得及搜查,医生就退开了一步,远离了你“那你慢走。”
零崎人识 22:53:10
【侦察男厕所
KP 22:53:16
医生显然对应付这种常识之外的人感到头痛,特别是还没有家属陪同。
过侦查
零崎人识 22:53:28
.d100
投骰姬 22:53:28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43
拉尔夫 22:53:34
(等下,还没到我?
KP 22:53:48
(你看到密码锁,然后就停下了啊,你要描述你干啥啊)
零崎人识 22:53:53
(带节奏狂魔
(撞门啊
(说了的
拉尔夫 22:54:07
(我不是说撞门吗
KP 22:54:15
(我曹我应付boss没注意)
男厕所看上去十分普通。b=
拉尔夫用全身力气撞向门,过力量对抗
拉尔夫 22:54:59
.d100
投骰姬 22:54:5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6
拉尔夫 22:55:07
KP 22:55:09
.d100
投骰姬 22:55:09
KP 投骰 d100 = 12
KP 22:55:55
门纹丝不动,巨大的声响引来了接待的护士。“先生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很吃惊,“你们见到医生了吗?”
qt=
拉尔夫 22:56:25
啊,没呢,我内急想找个厕所,诊室里肯定会有吧
KP 22:57:18
“有的,我带你去吧”护士似乎没起疑心,带你到了诊室一旁的厕所
qt=
零崎人识 22:57:34
(厕所在二楼啊
KP 22:57:42
(嗯)
零崎人识 22:57:55
(二楼没诊室啊
KP 22:58:09
(小医院,一层门诊二层住院)
拉尔夫 22:58:11
(地图上诊室旁边没厕所啊
KP 22:58:39
(按理说一楼有的,我临时造的)
(boss是没说明默认原来的了)
拉尔夫 22:59:17
在厕所里面再次上网查询
KP 22:59:23
过图书馆
零崎人识 22:59:27
去研究室
拉尔夫 22:59:30
.d100
投骰姬 22:59:3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
零崎人识 22:59:43
【解锁尝试
KP 23:00:40
拉尔夫成功连上了网并谷歌了神赦村,在普通的介绍中有一点引起了拉尔夫的注意,这个村庄似乎还留存着和弃老山传说类似的风俗习惯。qt=
boss过锁匠
零崎人识 23:00:59
.d100
投骰姬 23:00:5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62
零崎人识 23:01:05
......
【撞门
KP 23:01:14
密码锁毫无反应,看起来尝试失败了
拉尔夫 23:01:49
弃老山,是指会把老人遗弃在山上吗
KP 23:02:13
显然有了第一次,接待处的护士开始关注你们两个麻烦的人了,如果撞门她可能会请你们出去或者叫警察,是否继续撞门?
(对的)
零崎人识 23:02:30
【假装摔倒撞门
拉尔夫 23:02:42
从厕所出来,“谢谢您护士”
顺便问问这里的弃老习俗
KP 23:03:06
(说明你打算怎么问
零崎人识 23:03:22
【跟踪当时的老奶奶
KP 23:03:24
boss过力量对抗,因为是假装,所以是高难度
零崎人识 23:03:32
.d100
投骰姬 23:03:3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9
KP 23:03:41
.d100
投骰姬 23:03:42
KP 投骰 d100 = 44
KP 23:04:10
门依旧没啥动静,看起来被造得十分结实。b=
零崎人识 23:05:03
脸游
KP 23:05:05
护士眨了眨眼:“我没有听说过这村有什么弃老的习俗,也许你是搞错了吧”qt=
拉尔夫 23:05:08
“你们村里最长寿的人今年高寿?”
零崎人识 23:05:12
【尝试解锁again
拉尔夫 23:05:37
(可以对护士心理学吗
KP 23:06:07
“这我不大清楚啊,你也许去问问村民会知道更多,不过我猜90岁吧”护士回答道。
(当然)
拉尔夫 23:06:25
.d100
投骰姬 23:06:25
拉尔夫 投骰 d100 = 90
拉尔夫 23:06:36
(gg
零崎人识 23:07:09
密码锁嘛,多试几次就行了
KP 23:07:22
这时候你们注意到天色已晚,这家小医院显然不是24小时开门,你们得尽快离开,并第二天再进行探索
过锁匠
零崎人识 23:07:36
.d100
投骰姬 23:07:3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6
KP 23:08:07
没有成功,你浪费掉了最后一点探索的时间,医院关门了。你们俩被请出了医院
拉尔夫 23:08:16
去旅店
零崎人识 23:08:17
?
不科学啊
KP 23:08:28
(你们不走主线要不我直接给你们be否则就第二天啊)
零崎人识 23:08:32
我还有个动作呢
KP 23:08:43
(啥动作)
零崎人识 23:08:57
躲在男厕所
强行留在医院
KP 23:09:09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过潜行
零崎人识 23:09:20
.d100
投骰姬 23:09:20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76
KP 23:09:36
失败了,你也被请出了医院
(你也去旅店吗)
零崎人识 23:09:49

不去
我露宿
去山上瞎逛

三、拜访

KP 23:10:34
先处理qt:你来到了旅店,虽然零崎人识没来,但你也乐得离那个疯子远一点
你来到了神赦旅店,这是一幢三层楼建筑,同样有些年头了,你开了一间房间,你现在可以选择做点啥或者睡觉。qt=
零崎人识打算去山上逛逛,不过他对这一块并不熟悉,但愿他能顺利上山
过领航
拉尔夫 23:12:32
和旅店老板聊天
零崎人识 23:12:38
.d100
投骰姬 23:12:3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2
KP 23:12:42
(聊啥要说)
拉尔夫 23:12:52
(我先上个床,稍等2分钟手机继续
零崎人识 23:13:00
这游戏没法玩
腾神改下机器人数据
KP 23:13:25
零崎人识显然不是个认路的高手,两个小时后他发现他再次站在神赦医院的门口
也许直接找地方睡觉是个明智的选择.jpg
b=
零崎人识 23:14:06
就医院后面了
KP 23:15:01
零崎人识决定在医院后面睡觉,但是夏天的夜里可是有很多蚊虫的,他们对你进行了无休止的骚扰。boss过体质
零崎人识 23:15:12
.d100
投骰姬 23:15:1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5
KP 23:15:20
(好惨的boss)
.2d3
投骰姬 23:15:30
KP 投骰 2d3 = 6
零崎人识 23:15:34
(游戏没法玩
KP 23:16:08
这些蚊虫让你感到心烦意乱,整个晚上都没睡好,-6hp
(等下qt行动)
拉尔夫 23:17:40
()我的天boss这么惨
“老板你好”
“我是来这里慕名求医的,可是医生好像也没那么厉害,看不了疑难杂症”
KP 23:18:27
“你好啊,你看上去不是本地人”旅店老板是一个青年男子,看上去大概30多岁
拉尔夫 23:18:44
“他最擅长看什么病啊”
KP 23:19:24
“你是说神赦医院吗?没办法,这是个小村子,虽然石屋先生人很好,但是没钱的话也没办法看大病啊”旅馆老板挠挠头
零崎人识 23:19:58
(钱啊
KP 23:20:17
“最擅长?这可不好说,小毛病基本都没问题,但是大毛病的话真是的没办法啊,我们穷村有个医院已经很知足了”
“不过那个癌症缓和治疗科可是个新鲜玩意”
拉尔夫 23:21:20
“对,癌症可是世界难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缓和的”
KP 23:21:38
旅店老板摸摸胡茬,“我们这得癌症的老人挺多的,但是又没钱治,所以石屋先生特地划了病房来开这个科”
“嘿呀,那可不是真的缓和”
“我看你衣冠楚楚也是知识分子,怎么不知道癌症缓和治疗是啥”
拉尔夫 23:22:16
“临终关怀?”
KP 23:22:22
“那就是类似临终关怀一样的东西,让病人走的缓和一些”
“对对对,就是那玩意”
旅馆老板看上去对拉尔夫有些好奇:“你说你慕名来看病,你得的啥病啊”
“怎么突然会找到我们这小地方来了呢”
拉尔夫 23:24:32
“最近一直头疼发烧睡不好,去了一些大医院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听说这里村子虽然小,但是医生也是东京来的大师,说不定能有些办法”
“大概也不过是病急乱投医吧”
KP 23:26:23
“是吗?我和你说啊,这头痛发烧,挺可能是大脑的疾病呢”旅店老板神秘兮兮,“说起脑子有病,你来村子里听说冈田一家的事情了吗”
“好像他家的老婆也是脑子出了毛病,进了医院”
拉尔夫 23:27:00
“没呢,发生了什么,能说来听听吗”
“诶,是嘛,具体有什么症状呢”
KP 23:29:08
“诶呀,其实背后说这种话不大好”但旅馆老板的表情完全不像后悔的样子。“好像他老婆和他婆婆关系一直不好,婆婆一直想要男孩但生不出来的样子”
“后来好像是想要孩子发疯了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如果你够胆的话可以去问冈田他们家男主人,就是那个叫正则的,不过他婆婆自从儿媳妇发疯之后就一直情绪不好,你要小心啊”
拉尔夫 23:31:14
“还真是个有趣的故事呢,能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吗”
KP 23:32:31
“就从这条街往前走,然后左拐到底就是了,门口有冈田的门牌”
拉尔夫 23:33:18
“谢谢您啦”回去睡觉
KP 23:33:34
两人睡觉,到了第二天
你们两个可以进行行动了
拉尔夫 23:33:56
去冈田家
KP 23:34:08
(你不去找boss一起去吗)
拉尔夫 23:34:23
(有道理)
KP 23:34:37
(boss呢
拉尔夫 23:34:48
先找boss说明昨天晚上获得的情报
零崎人识 23:35:14
去啊
KP 23:35:31
你在医院背后找到了被叮得满头包的零崎人识,并告诉他你昨晚的收获
拉尔夫 23:35:39
“我想,我可以假装他的朋友探探口风,如果失败了你也许可以硬来”
KP 23:36:45
你们两人顺着旅馆老板的指示来到了冈田家
这是一间平凡的乡村住宅,门口一个青年男人正在劳作
零崎人识 23:37:10
我在屋顶伺机而动
KP 23:37:22
boss过攀爬
零崎人识 23:37:41
.d100
投骰姬 23:37:41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61
拉尔夫 23:37:51
“冈田君好久不见啊”
零崎人识 23:37:56
下次直接失败吧
KP 23:38:02
(真惨)
零崎人识只好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
拉尔夫 23:38:36
“上次见面你还是个小年轻,没想到这么快就娶媳妇了,怎么样,有没有一个胖小子啊”
“说起来,怎么没见到你媳妇?”
KP 23:40:34
男子直起身,看上去对你一连串问题感觉有些疑惑:“你是谁?”
然后他表情忽然明朗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幸子的朋友?我好像在她收到的明信片照片上看到过你”
拉尔夫 23:41:57
“对对对,最近刚好路过此地,特来拜访”
KP 23:42:19
“你是说幸子吗?她得了心病,所以住院了”
拉尔夫 23:43:12
“啊,心病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没听她说起”
“在哪里住院啊”
KP 23:43:36
冈田正则叹了一口气:你们知道精神分裂症吗?医生解释说是会产生幻觉和妄想这类症状的精神疾病。
“就在那家神赦医院,多亏那里的医生愿意收啊,我们根本没钱负担大医院的治疗”
“老是让你们站着也不好意思”
拉尔夫 23:45:18
”朋友得了这样的病真是太让我难过了”
KP 23:45:23
“要不你们来家里坐坐吧,我们家也好久没有来客人了”
拉尔夫 23:45:45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KP 23:47:13
你们两人走进了这间屋子,内部装修很简朴,地上不少灰尘,看上去有段时间没有女主人打理了,大堂里坐着一个老妪,正生气地念叨着什么。
“正则?他们是谁啊?”老妪大声对青年说道,看上去耳朵有些不好使了
“他们是幸子的朋友,正好路过这里来拜访拜访。”青年回答道。
“哼,幸子幸子,我们冈田家怎么会有这种石女媳妇!”
你们两个过灵感
拉尔夫 23:49:06
.d100
投骰姬 23:49:06
拉尔夫 投骰 d100 = 63
零崎人识 23:49:12
.d100
投骰姬 23:49:1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8
零崎人识 23:49:18
你看
KP 23:49:22
(boss继续极度脸黑)
拉尔夫 23:49:28
KP 23:50:30
拉尔夫注意到老妪说话时正则总是下意识向后缩,看上去对面前的人十分害怕
毫无疑问,面前的老妪就是正则的母亲了
拉尔夫 23:51:42
“零崎君,她在害怕些什么呢”
侦查房子
KP 23:52:04
(是他吧)
拉尔夫 23:52:35
(我是想告诉boss我的灵感,看他怎么想)
零崎人识 23:53:26
害怕什么?
怕是对幸子做了什么吧
心虚啊
KP 23:53:49
“?拉尔夫你要干什么?”正则发现拉尔夫在四处张望,似乎想看什么东西。“如果你在找幸子的房间,就在走廊尽头”
拉尔夫 23:54:29
去她的房间看看
“谢谢,我们过去看一看”
KP 23:55:47
你们走向幸子的房间,经过老妪身边的时候,你们似乎听到她在嘀咕些什么
(提示可以聆听)
拉尔夫 23:55:59
仔细听
零崎人识 23:56:02
.d100
投骰姬 23:56:0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67
拉尔夫 23:56:07
.d100
投骰姬 23:56:0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7
KP 23:57:04
你们走的太快,没有听清她在说些什么,只能听到类似“是男孩就好了”的只言片语
你们置身于幸子的房间了
房间的设施和大厅一样简陋,看上去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
拉尔夫 23:57:33
(可以孤注一掷吗)
放轻放慢脚步
KP 23:58:15
进门左手是一张床,右手是一个小书架,面对门的是一张书桌
(不能了,没时间第二次听的)
拉尔夫 23:58:54
侦查书桌
KP 23:59:41
过吧
拉尔夫 0:00:01
.d100
投骰姬 0:00:01
拉尔夫 投骰 d100 = 27
KP 0:00:52
书桌已经很久没人使用了,你在抽屉里发现了一本《孕期调理指南》
两人过灵感
拉尔夫 0:01:10
.d100
投骰姬 0:01:1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3
零崎人识 0:01:14
.d100
投骰姬 0:01:1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34

KP 0:01:25

boss你做到了
零崎人识 0:02:18
可能是过了零点吧
KP 0:02:30
你们意识到幸子可能曾经怀孕过一次,而不是像之前知道的一样不能怀孕
也许继续调查房间会有更多内容
拉尔夫 0:03:09
侦查书架
.d100
投骰姬 0:03:3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86
拉尔夫 0:03:40

boss来啊
KP 0:04:07
拉尔夫看了看书架,看上去没啥值得注意的书,只有一些普通的女性向读物
零崎人识 0:04:17
.d100
投骰姬 0:04:17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8
KP 0:04:32
kp都流下了泪水
拉尔夫 0:04:41
侦查床
.d100
投骰姬 0:04:4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47
零崎人识 0:05:31
.d100
投骰姬 0:05:31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8
拉尔夫 0:06:09
太惨了
KP 0:06:19
床是普通的单人床,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这时他注意到床下露出了一张纸的角
拉尔夫 0:06:37
捡起纸条看上面的内容
KP 0:07:29
那不是纸条,而是几张被揉过的日记纸
看上去这些纸被蹂躏过好多次了
字迹不是很清楚
你们两个roll母语
零崎人识 0:08:14
.d100 辨认
投骰姬 0:08:1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辨认 = 56
拉尔夫 0:08:21
(可是我母语是英语)
KP 0:08:22
拉尔夫不是日语母语,要困难判定
拉尔夫 0:08:34
.d100
投骰姬 0:08:34
拉尔夫 投骰 d100 = 24
拉尔夫 0:08:42
过了
KP 0:08:51
(感觉逻辑不对,该是极难的)
(同语系是困难)
拉尔夫 0:09:06
那boss应该过了?
KP 0:09:09
(反正有boss就能看
你们开始看起了日记上的内容
○月×日
今天石屋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怀孕了。
好开心。
这样的话婆婆也不会再讨厌我了吧。
努力治疗没有白费呢。

○月×日
肚子变的越来越大了。
真的好开心。
婆婆和正则也变得比以前温柔了很多。

○月×日
今天石屋医生告诉我[应该是女孩子呢]。
怎么办。
我虽然很喜欢女儿,但是婆婆的话一定会要求生个男孩的。
究竟要怎么告诉他们才好呢。

○月×日
把或许是女孩的事情告诉了婆婆和正则。
婆婆说[是女孩的话就拿掉吧。]
正则说[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我告诉他们我不想拿掉这个孩子。

○月×日
在楼梯上被婆婆推了下去。
我的孩子...没了。

~日期经过了很久~

○月×日
婆婆把手伸进我的肚子里乱搅把我的孩子杀 掉 了。
我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很痛苦一直在说不 要。
正则说孩子什么的一开始就是没 有的。
明明能听到孩子的声音却说没 有的。
这样下去的话我会保 护不了我的孩子的。
我要找到孩 子并且让大家看到他相信他存在才行。
零崎人识 0:11:14
(日本又没有计划生育
KP 0:11:28
(谁知道呢
(但是日本重男轻女也挺严重的吧)
拉尔夫 0:12:09
“后半部分大概是她精神分裂产生的幻觉了吧”
零崎人识 0:12:37
但不会打掉的
KP 0:13:01
(你就当这个婆婆自己癖好就行了
拉尔夫 0:13:14
(能再次侦查书架吗)
KP 0:13:24
(可以)
拉尔夫 0:13:33
.d100
投骰姬 0:13:33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5
零崎人识 0:13:41
.d100
投骰姬 0:13:41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43
KP 0:14:08
(boss你侦查太低了)
(还有你们记好你们成功过什么技能,我记不住了)
零崎人识 0:14:35
不存在的
谁知道这游戏是个侦察游戏
连打怪都没有
KP 0:15:17
拉尔夫看了看书架,注意到一些药物,但外表不知道是什么药物
(你们如果有医药技能就能用)
(似乎没有,gg)
拉尔夫 0:15:41
然而没有
我可以搜索药的名字吗
KP 0:16:08
拉尔夫试着读了读标签,发现是日文
你们roll语言
拉尔夫 0:16:24
.d100
投骰姬 0:16:24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5
拉尔夫 0:16:32
哈哈哈成功
零崎人识 0:16:32
.d100
投骰姬 0:16:3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4
KP 0:16:52
然后roll图书馆
拉尔夫 0:16:59
.d100
投骰姬 0:16:5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72
零崎人识 0:17:01
.d100
投骰姬 0:17:01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24
KP 0:17:37
你们搜了好久,但一无所获,搜到的要不就是大段的医院介绍,不然就是看不懂的学术论文
你们意识到时间过得挺久了
拉尔夫 0:18:06
回到客厅
KP 0:18:07
因为正则在门外敲了敲门
零崎人识 0:18:43
我们去看看你的好友吧
KP 0:18:54
“啊你们出来了”正则说着,老妪不在客厅,看来出门了
拉尔夫 0:19:00
“您好,我觉得这里这么小的医院可能很难治好她的病,我还有点积蓄”
“要不把她接出来,去大医院看看吧”
KP 0:20:33
正则有些为难:“是吗?但是无功不受禄,我不好意思接受你的好意啊。”
“而且老婆生这种病……”
零崎人识 0:20:53
那你能给我们什么呢
KP 0:20:58
“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能不去大城市就不去吧”
零崎人识 0:21:01
我们交换不就行了
放心
KP 0:21:21
“我没啥可以给你们的,我觉得幸子在神赦医院挺好的”
零崎人识 0:21:23
大城市也是有黑市的
KP 0:21:25
(提示用心理学)
拉尔夫 0:21:28
“没关系,是朋友就互相帮助,大医院会保护隐私的”
零崎人识 0:21:35
.d100
投骰姬 0:21:35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9
拉尔夫 0:21:39
.d100 心理学
投骰姬 0:21:39
拉尔夫 投骰 d100 心理学 = 20
KP 0:23:02
你们发现正则不是因为不肯接受好意而不愿意送幸子去大医院的,他似乎在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真的不用了,我要去田里劳作了,你们可以在村子里随便逛逛”
正则抬脚就往外面走
拉尔夫 0:23:46
“等下”
“拜托一件事”
“带我们去医院探望一下她吧”
KP 0:25:07
正则犹豫了一下:“我最近挺忙的,如果你们要去的话,我可以和医院护士打声招呼”
“我就不去了”
然后离开了房子
拉尔夫 0:25:36
(我可以话术吗)
“她在医院很寂寞,一定也很想你吧”
KP 0:25:55
你打算怎么话术
零崎人识 0:26:17
我乔装一番
拉尔夫 0:26:27
“你还是过去看看,安慰她,说不定好的更快”
KP 0:26:46
(boss乔装你只有25)
(三思啊)
你国话术
拉尔夫 0:27:08
(大不了失败)
KP 0:27:21
零崎人识 0:27:25
.d100
投骰姬 0:27:2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88
拉尔夫 0:27:29
.d100
投骰姬 0:27:2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30
零崎人识 0:27:40
奶出事情
拉尔夫 0:27:51
话术成功?
KP 0:27:53
(我只是明智警告啊)
由于正则本身不情愿的态度,要困难成功
你失败了
拉尔夫 0:28:22
gg
零崎人识 0:28:36
我俩去医院吧
拉尔夫 0:28:41
去医院

四、医院·第二次探索

KP 0:28:43
你们发现正则在一瞬间动摇了一下,但是很快说道:“不了,我觉得她一个人待着更好”

你们来到了医院

这是你们第二次来医院
你们依旧可以对外围进行侦查

拉尔夫 0:29:21
.d100 侦查
投骰姬 0:29:21
拉尔夫 投骰 d100 侦查 = 51
零崎人识 0:29:43
.d100
投骰姬 0:29:4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4
KP 0:29:55
(boss一黑到底)
(只有母语能救)
你们注意到写着神赦医院的牌子上“癌症缓和治疗科”的字是新加上去的
走进医院
护士对你们俩的再度拜访明显露出头痛的神色
零崎人识 0:31:43
去缓和那里
KP 0:31:45
但由于正则的拜托,护士小姐同意带你们去201室探望冈田幸子
拉尔夫 0:31:56
“你好,我想拜访一下冈田幸子女士,我想冈田先生应该已经打过招呼”
KP 0:32:58
你们随着护士小姐来到了201室门前,201室门口上着锁
拉尔夫 0:33:32
“普通的病房,为什么要上锁”
KP 0:34:16
“因为病人是比较危险的精神分裂症,所以得做好防护啊”护士打开门,你们走进去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大床,上面躺着的正是拉尔夫的朋友冈田幸子。
幸子的双手双脚都绑了起来,窗户上也安装有铁栏。
看到你们到来,幸子显得很高兴
“你们来了啊!”
=
拉尔夫 0:35:08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只是你这是怎么了”
支开护士
KP 0:35:49
幸子脸上露出极度紧张的神色,看向护士
怎么支开
零崎人识 0:36:02
我去搭讪
KP 0:36:15
(描述搭讪内容)
零崎人识 0:36:32
性骚扰
KP 0:36:45
(boss你这样是要进警察局的)
(具体内容呢)
零崎人识 0:37:03
点到为止的性骚扰
我又没搭过讪怎么知道
KP 0:37:51
那你roll个外貌对抗
零崎人识 0:38:22
.d100
投骰姬 0:38:2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46
KP 投骰 d100 = 90
KP 0:38:29
.d100
护士小姐在零崎人识英俊的外表下沉醉了,似乎一段时间内不会注意到拉尔夫和幸子的对话了
“这些人,这些村子里的人想杀了我和我的孩子”
幸子注意到这一点,紧张地低语着
"明明我的孩子一直在说[不要不要]。但是他们完全不听!而且这医院里的患者都对医生恭敬得出奇,真是太奇怪了。"
“对了,我还见到其他病人在吃奇怪的药,那一定是用来杀死我的孩子的药!”
“我好怕他们给我喝哪种奇怪的药所以一直在挣扎。求求你们快救救我吧!”
零崎人识 0:41:47
(dalao还多久
要睡觉了
KP 0:42:15
(挺长的,主线大约才一半)

(我们可以明天继续)
拉尔夫 0:42:35
我都可以
零崎人识 0:42:40
存档
KP 0:42:46
存档确认
拉尔夫 0:42:46
save
KP 20:28:53
========start=========
护士小姐在零崎人识英俊的外表下沉醉了,似乎一段时间内不会注意到拉尔夫和幸子的对话了
“这些人,这些村子里的人想杀了我和我的孩子”
幸子注意到这一点,紧张地低语着
"明明我的孩子一直在说[不要不要]。但是他们完全不听!而且这医院里的患者都对医生恭敬得出奇,真是太奇怪了。"
“对了,我还见到其他病人在吃奇怪的药,那一定是用来杀死我的孩子的药!”
“我好怕他们给我喝哪种奇怪的药所以一直在挣扎。求求你们快救救我吧!”
(但愿你们还记得之前的剧情
拉尔夫 20:30:02
(差不多记得的吧
KP 20:30:54
=
(你们可以翻记录)
拉尔夫 20:32:24
“是这个药吗”给她出示手机的搜索记录
“你的孩子在哪里,你是怎么听到他说话的”
同时试图破坏对她的拘束
KP 20:33:57
幸子艰难地抬起头看了看拉尔夫的手机,摇摇头:“不是这种,是一种医生给我拿来的白色粉末,看上起就很奇怪。”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我的肚子里啊,不,不对,我的孩子被婆婆杀掉了,不,我还能听到他说话的”幸子的眼神有点涣散:“一定在村子里的什么地方”
“我现在还能听到他在说话呢”
“你也一定听见了吧,不要不要地在喊”幸子顿了一会,似乎想确认什么地看着你
=
拉尔夫 20:38:38
轻轻地点点头“那你吃进去过这种药了吗?你觉得这个医院和医生都很奇怪,有哪些奇怪的地方吗”
(我的破坏要检定吗
KP 20:39:12
roll锁匠
拉尔夫 20:39:23
.d100
投骰姬 20:39:23
拉尔夫 投骰 d100 = 31
拉尔夫 20:39:39
(居然是锁匠,我还以为是破坏啥的
KP 20:39:42
(你锁匠就1)
(徒手?)roll力量对抗
拉尔夫 20:40:02
.d100
投骰姬 20:40:03
拉尔夫 投骰 d100 = 67
拉尔夫 20:40:10
gg
KP 20:40:20
“我没有吃,这种药看上去就非常可怕,我是绝对不会吃的。”
“这座医院从里到外都不对劲,医生虽然很关心我,但是我总觉得他的笑容很恐怖”
拉尔夫拉了拉床上的松紧带,看上去没有钥匙靠蛮力破坏是个不可行的计划
“对了,那种奇怪的药他也在给别的住院的病人吃,你可以去看看,我没有在骗你”幸子补充道,“你快救救我吧,我好担心我的孩子!”
零崎人识 20:46:25
(腾神你快啊
拉尔夫 20:46:28
(可以行动了没
零崎人识 20:46:33
(我还在搭讪
拉尔夫 20:46:42
(晗神还在打字?
KP 20:46:56
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石屋先生的声音:“理惠小姐?麻烦你来帮忙体检。”,正和零崎人识交谈正欢的护士似乎清醒了过来,向你们说道:“探病结束的话请按那边的护士铃通知我。”,随后离开了房间=
你们现在可以调查房间了
=
拉尔夫 20:47:14
侦察房间
零崎人识 20:47:14
.d100
投骰姬 20:47:1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0
拉尔夫 20:47:18
.d100
投骰姬 20:47:18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6
拉尔夫 20:48:52
“没有钥匙似乎很难打开松紧带,你知道钥匙一般放在哪里吗”
KP 20:49:06
你们从床底搜出了若干个白色包装的袋子,袋子上面写着:“精神分裂症用”
拉尔夫 20:49:06
“零崎君你也可以试试破坏它?”
KP 20:49:33
“钥匙一般都是护士小姐保管的,我不知道啊”

=
拉尔夫 20:51:50
“似乎没有什么线索的样子”去对面202门口看看
KP 20:52:10
(零崎人识跟去吗)
(哇boss人呢)
拉尔夫 20:54:09
KP 20:55:18
你站在202门口,立刻听到了里面电视播放综艺节目的音乐声,房间的主人似乎在看电视
=
拉尔夫 20:56:52
敲敲门,“你好,社区送温暖”
“能进来看看吗”
KP 20:57:38
“请进。”传来一个青年的男声
周可儿(845227668) 20:57:54
青年的男声还行
周可儿(845227668) 20:58:01
这什么菜文案
(语病爆炸)
拉尔夫走进门,你看到一个瘦削的黄发青年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他的一条腿绑着厚厚的石膏,看上去是骨折了的样子
他的眼睛狐疑地盯着你:“你是哪位?”
=
拉尔夫 21:00:37
进入房间“你好,我是新来的社工,想了解下辖区居民的基本情况,以便更好地开展工作”
“看到你骨折真不幸,想知道你的恢复状况怎么样了,这里的医生水平还行吗”
KP 21:02:00
“这帮人真是闲的蛋疼。”青年咧咧嘴,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还行吧,不好不坏”
“也没啥好说的水平,就是给我打了石膏,然后每天给我送点药”
“有些药是止痛的,但是另外一些药很诡异”
拉尔夫 21:05:57
(boss呢
周可儿(845227668) 21:06:12
鸽了啊
KP 21:06:20
”一开始看起来只是普通白色药粉。不过袋子上什么都没有写。但是一直盯着看的话会发现药粉开始渐渐的变成非常诡异的颜色...这让人怎么吃啊”青年不高兴地说着,“也问了护士,回答说是对骨头愈合有好处,所以我就勉强吃了些。”
周可儿(845227668) 21:06:25
现在我和背毛概差不多
=
拉尔夫 21:10:48
“吃了这个药以后你有觉得有什么效果吗”
KP 21:12:18
"没啥感觉,就和吃了面粉差不多,今天的份桌上还有点,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拉尔夫 21:12:53
“吼啊”去调查桌子
KP 21:14:01
病床旁边的桌子上留着一些小圆罐装着的药片,上面标着“止痛”,在另外一旁则放着几包白色的粉末
拉尔夫看着这些白色粉末,渐渐察觉到粉末渐渐变成了令人不安的红色

但是当你想仔细看清的时候却发现双眼似乎失去了焦距,连是不是粉末都看不清了。
拉尔夫过sc
拉尔夫 21:15:55
(boss你来的正好,赶紧行动几波
KP 21:15:57
=
拉尔夫 21:16:00
.d100
投骰姬 21:16:01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2
零崎人识 21:16:40
让我干啥
拉尔夫 21:16:58
(你看记录啊,了解下现在的状况
KP 21:17:17
拉尔夫紧张地移开了视线,他刚刚似乎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不过所幸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零崎人识 21:18:10
能尝一尝这个粉末吗
我对男的说的
没问晗神
【吃点粉末
KP 21:19:09
“啊?我可说好,这粉末可诡异的很,你吃坏了肚子或者别的坏事,可别赖我头上”
周可儿(845227668) 21:19:28
.d100
投骰姬 21:19:28
845227668 投骰 d100 = 66
周可儿(845227668) 21:19:35
.d100
845227668 投骰 d100 = 47
零崎人识 21:19:46
没事,我本身精神别人说就不正常
最多杀几个人
拉尔夫 21:20:02
“这药好谜啊,我刚才是眼花了吗”收集一些粉末在身边
KP 21:20:06
(boss你想清楚,这可能会导致撕卡)
零崎人识 21:20:21
吃啊
这个角色在这个时候
我按照真实情况来玩的
就是会去吃的
拉尔夫 21:21:39
回到幸子的房间看看那包粉末和这个药是不是一样
KP 21:22:01
零崎人识沾了点粉末放进了嘴里,味道果然像面粉一样
然后……看上去好像没发生什么
=
(qt你瞬移啊)
拉尔夫 21:22:49
(我只是一时表达的动作比较多
KP 21:22:50
(我提示你你没有医药相关技能,你判断不了的)
零崎人识 21:23:03
这粉末没什么问题
拉尔夫 21:23:06
(我盯着那个粉末看,看会不会变红
零崎人识 21:23:11
你女朋友疯了吧
拉尔夫 21:23:30
(如果症状相同那么我认为是同一种
KP 21:23:41
(qtboss在和你说话)
拉尔夫 21:24:01
“只是普通朋友啊,人家有家的人”
“要不把剩下的房间都去调查一下?”
零崎人识 21:24:19
吼啊
拉尔夫 21:24:44
“这药肯定有问题,它不像任何一种正常存在的药物”
KP 21:24:59
(幸子房间的药并没有这种现象)
(这种情况我默认你们把药带身边了)
你们去203还是204?
拉尔夫 21:25:34
(吼,而且做好记号能区分出来
零崎人识 21:25:35
那你尝尝?

3
拉尔夫 21:26:21
“不了不了,我胆子比较小,而且这药也没人尝过,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和boss一起去
先在外面听一听
零崎人识 21:26:51
我刚尝过啊
没问题的
KP 21:27:07
两人过聆听
拉尔夫 21:27:15
“这两种药,不是同一种”
.d100
投骰姬 21:27:1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38
拉尔夫 21:27:47
(过了
(boss你不过吗
零崎人识 21:28:36
那我不过了
自取其辱
.d100
投骰姬 21:28:4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32
KP 21:28:48
你们听见里面传来细微哼歌的声音,是一个女声=
拉尔夫 21:28:52
(别啊,你过了可以成长
零崎人识 21:28:59
敲门
KP 21:29:09
(这种两个人过一个就可以,但是过了能成长)
拉尔夫 21:29:15
“你好,社区送温暖”
KP 21:29:42
哼歌声音中断了,里面传来桌椅的响动,似乎有些慌乱:“请进”
一个少女的声音。
=
拉尔夫 21:30:19
进门,观察房间
零崎人识 21:30:33
进门,观察少女
KP 21:30:37
(不对大概不是少女,嘴滑)
(年龄大一些)
零崎人识 21:30:52
那我不观察了
拉尔夫 21:31:22
(可以当成boss第一眼把她认成了少女嘛
KP 21:31:26
你们走进门,203的房间布置和201202的差不多,床上躺着一位面容苍白的女性
(随意啊)
你们注意到少女的袖口没有露出任何东西,她似乎失去了她的双手
拉尔夫 21:32:16
“你哼歌的声音真好听,这歌是什么歌呀”
零崎人识 21:32:43
(上厕所
拉尔夫 21:32:59
偷偷对boss说“她卧床不起,那桌椅的响动是哪里来的”
KP 21:33:38
“你们是谁?”女子问道,她对你的问题没有回答。
(boss说的好像是现实上厕所)
拉尔夫 21:34:15
(是啊,因为他加括号了
零崎人识 21:36:26
先不说这个,你的手怎么没的啊
拉尔夫 21:36:36
“我们是新来的社工,想了解下辖区居民的基本情况。看你脸色苍白,是不舒服吗”
KP 21:39:05
“没什么不舒服的,脸色可能是因为挺久没晒太阳了吧”女子回答,她看上去对零崎人识唐突的问题感到有些不悦:“以前遇到过一些意外”
=
零崎人识 21:39:38
有人砍了你的手吗
什么人有如此干净的手法
拉尔夫 21:40:30
“你现在能自由活动吗”
KP 21:40:37
“车祸。”女子打断了你的话
拉尔夫 21:40:47
“我们能了解一下你现在的用药情况吗”
KP 21:41:14
“可以,只是我习惯待在房间里。”
拉尔夫 21:41:30
“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住院的呢”
KP 21:41:53
“我不是很懂医药,护士小姐给我什么,我就吃什么。”女子的眼神有些闪烁
零崎人识 21:41:53
什么车祸能对称地弄掉你两个手呢
两辆车吗
KP 21:43:58
“一些慢性病罢了。”女子偏过头去看窗外,她不再理睬零崎人识,看上去他的问题触及了她过去一些痛苦的回忆
=
“如果你们没问题问了的话,就请离开吧,我想休息一下。”

=
拉尔夫 21:44:54
“能让我看看你吃的药吗”
KP 21:45:50
“不好意思,我今天的药已经吃完了。你想看的话可以去问护士小姐。”
“只是一些调养的药而已”
=
拉尔夫 21:47:21
(boss怎么看
零崎人识 21:47:51
先离开
KP 21:48:08
你们回到了走廊上
拉尔夫 21:48:11
那就再去隔壁门口听一听
KP 21:48:29
过聆听
拉尔夫 21:48:33
.d100
投骰姬 21:48:34
拉尔夫 投骰 d100 = 22
零崎人识 21:48:39
.d100
投骰姬 21:48:3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6
拉尔夫 21:48:43
(桌椅的响动声还是很谜啊
零崎人识 21:49:12
(应该被子下有人)
KP 21:49:34
你们听见里面有一个老奶奶的声音,但是除了零散的碎片几乎什么都听不见
拉尔夫 21:50:39
敲敲门“社区送温暖”
KP 21:51:36
什么回应都没有,同时老奶奶依旧在说话,似乎没有意识到敲门声
零崎人识 21:51:55
解锁
拉尔夫 21:52:08
(门锁了吗
推门进入
KP 21:52:54
(没锁)
拉尔夫 21:53:46
观察房间
零崎人识 21:54:01
观察人
KP 21:55:00
你们走进门,房间的布置依旧和别的房间相似;声音的主人躺在床上,随着你们走近,你们听见老奶奶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个叫秀夫的名字=
她没意思到你们进来了
意识
拉尔夫 21:56:26
侦察房间
KP 21:57:20
你们看了看房间,病床旁边的桌上显眼位置上摆着和之前一样奇怪的白色粉末
其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拉尔夫 21:58:54
(这个白色粉末是哪种?看了有幻觉的还是没的
KP 21:59:23
有幻觉的那种
拉尔夫 22:00:09
尝试和老奶奶交流,“奶奶您好”
KP 22:01:10
“秀夫?是秀夫回来了吗?”老奶奶没有睁开眼,似乎已经双目失明
=
零崎人识 22:01:34
我就是秀夫
KP 22:03:10
“诶呀秀夫,你又给我买东西,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父亲去世后,我一个老太婆用不了这么多”
=
零崎人识 22:04:20
妈这次我带了个朋友来
说是医术高明
KP 22:06:18
“今天真是个大晴天,秀夫啊,把你爸爸的两件棉大衣拿出去晒一晒””
=
零崎人识 22:06:35
那你和我朋友聊两句
拉尔夫 22:07:10
“棉大衣在哪啊”
【她好像听不进别人说话诶
KP 22:08:07
“秀夫,你怎么又打隔壁大郎,我和你说多少次了,要和其他小朋友好好相处。”
=
零崎人识 22:09:10
喂她吃药
拉尔夫 22:09:27
【好像没法调查下去了,我们等会找护士问问?
【吃哪种药
KP 22:10:18
你把一些粉末放在她嘴边,她温顺地吞了下去,两人过灵感
(这里只有幻觉粉末一种药)
拉尔夫 22:10:40
.d100
投骰姬 22:10:4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72
零崎人识 22:10:54
.d10
投骰姬 22:10:5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 = 5
拉尔夫 22:10:56
(艹
零崎人识 22:10:57
.d100
投骰姬 22:10:57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39
拉尔夫 22:11:13
(我身边带了两种药啊
KP 22:12:23
你们意识到这样神志模糊的老人习惯被人喂药,说明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
=
零崎人识 22:13:22
用刀在老人手臂上划一刀
拉尔夫 22:13:54
嗯……虽说被喂药很多次但也不能得出什么结论
喂另一种药
KP 22:14:11
“秀夫你又顽皮了!把厨房的菜刀拿回去!”
“这可不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今天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你”
老奶奶依旧安静地吃了药,什么都没发生=
零崎人识 22:15:07
在脚上再划一刀
拉尔夫 22:15:45
“零崎君这样就没意思了吧,我们要不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
零崎人识 22:16:02
KP 22:16:12
你们离开了房间
拉尔夫 22:16:37
去谈话室看看
KP 22:16:40
当你们离开房间时,你们听到背后传来了声音“秀夫,妈妈这么多年残废都靠你养,妈妈心里很过意不去,如果你实在受不了了……”
=
你们来到了谈话室
拉尔夫 22:18:19
“难道是孩子受不了了把老人遗弃在这里(想起弃老习俗)”
观察谈话室
零崎人识 22:18:35
不不不
我觉得这里创维那么少
床位
一定还有别的地方
KP 22:19:24
这是一个较大的房间,里面摆着两张沙发和一套木质的桌椅,窗口看下去是远处村子的景象,看来医院的地理位置比较高一些
拉尔夫 22:20:01
有可能在后山,但是先要给他们喂药处理
KP 22:20:24
一名护士正在打扫卫生,你们回忆起她叫秀子,似乎这家小医院除了医生只有两个护士而已。
她看见了你们:“你们好,你们探病结束了吗?”=
拉尔夫 22:22:23
“你好,是的。顺带一提经过204的时候听到了里面有老人一直喃喃自语,也不见她的子女照料,能了解下她的情况吗?有点好奇”
KP 22:23:34
“噢是吗?其实我也不大了解,整个二楼的房间时我和理惠小姐分开负责的,我管的是201和202室”
“不过我可以查一下病历”说着下楼走向护士站
你们要跟随吗
零崎人识 22:24:47
跟随
拉尔夫 22:24:57
我不跟随
KP 22:25:19
说明行动
拉尔夫 22:25:27
趁没人的时候侦察桌椅,沙发还有窗户
KP 22:27:32
bo:你随他来到了一楼的护士站,看上去名叫理惠的护士还在帮医生体检,所以你没有在前台看到他。秀子从护士站的抽屉中翻出一本病历,检查了一下:“哦,那位老人是因为癌症缓和治疗住院的,她的儿子好像最近不在村里的样子。”=
qt过侦查
拉尔夫 22:27:59
(三个东西分开过?
KP 22:28:11
一个
拉尔夫 22:28:17
.d100
投骰姬 22:28:1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4
周可儿(845227668) 22:29:44
.d100
845227668 投骰 d100 = 95
周可儿(845227668) 22:29:49
卧槽
KP 22:29:56
拉尔夫把谈话室各个设施检查了一遍,但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当他看向地板的时候,发现一个沙发底下的木质地板上似乎长了一些奇怪的菌类,似乎是小蘑菇或者其他的东西
你注意到这是谈话室的东北角=
拉尔夫 22:32:21
"谜"采集些小蘑菇
KP 22:32:45
在沙发底下你够不到的位置
沙发看上去相当重,可能得三个成人才能抬动
=
拉尔夫 22:33:57
拍张照上google以图搜图
(感觉我有一个失误
KP 22:35:02
过图书馆
拉尔夫 22:35:09
.d100
投骰姬 22:35:09
拉尔夫 投骰 d100 = 38
KP 22:35:17
(boss行动吗)
零崎人识 22:35:50
我跟着护士啊
她不行动我行动啥
KP 22:36:08
(她和你说了老人的信息了)
拉尔夫 22:36:12
(她行动了啊,你看记录
KP 22:36:15
(你往上翻
零崎人识 22:37:11
询问缓和治疗的方式
KP 22:37:23
你在互联网一个阴暗角落搜到这种蘑菇的名字叫污秽真菌,是克苏鲁神话中的一种下级仆从种族
但是没有更多信息了
=
护士耐心地给你解释:“缓和治疗主要是心理辅导为主,石屋先生每天定时都会去做心理咨询,生理方面主要是吃一些止痛的药物,我们小医院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零崎人识 22:39:14
KP 22:39:26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对病人的饮食起居都很关心,病历上也记了很多东西”
拉尔夫 22:39:26
去男厕所看看
零崎人识 22:39:26
止痛的药物?
效果怎么样
我现在小指有点疼呢
KP 22:39:49
护士补充到:“比如他们爱吃什么啊,喜欢的颜色,喜欢的数字等等”
零崎人识 22:40:07
顺便能把病例给我看看吗
KP 22:40:24
“效果还行吧,只是普通的批发止痛药,你需要的话给你一点也无妨”护士说道
零崎人识 22:40:25
既然她儿子不在,相见便是缘分啊
KP 22:41:10
“病历?没医生允许的话这是透露隐私啊”护士迟疑道
(你可以用话术,魅惑之类的技能)
零崎人识 22:41:31
都试试
KP 22:41:46
(哇都没有,roll外貌吧)
(不能都试)
零崎人识 22:41:59
.d100
投骰姬 22:41:5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81
KP 22:42:13
(刷脸失败)
护士不是很愿意把病历给你看,你意识到这东西可能有什么重要信息
=
零崎人识 22:42:46
那老人都已经缓和治疗了
儿子又不在
你们这么忙
我就看看她的喜好
他还挺像我的奶奶的
KP 22:43:34
拉尔夫来到了男厕所,但除了一股恶臭外没什么好注意的=
拉尔夫 22:43:48
(你这,话术说服挑一个过呗
KP 22:44:04
(boss全没点)
拉尔夫 22:44:04
去女厕所看看
(说服默认10啊
(没事你失败了我下来
KP 22:45:00
拉尔夫悄悄溜进了女厕所,由于病人都在房间里,所以其实没啥好悄悄溜的
女厕所和男厕所的情况类似,没什么可注意的=
bossroll 话术吧
(默认15)
拉尔夫 22:45:35
下楼找boss
零崎人识 22:45:46
.d100
投骰姬 22:45:4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65
KP 22:45:52
(其实默认5)
拉尔夫 22:45:52
(话术初始不是5吗?
KP 22:46:08
护士不为零崎人识的话所动
拉尔夫 22:46:41
护士小姐,我觉得零崎君说的也挺对的,我们只是想关心一下这个可怜的老人
KP 22:47:03
roll话术吧
拉尔夫 22:47:08
.d100
投骰姬 22:47:08
拉尔夫 投骰 d100 = 86
拉尔夫 22:47:14
(艹
(我可以刷脸吗
KP 22:47:25
试试吧
拉尔夫 22:47:34
其实……护士小姐……我有话想和你说
.d100
投骰姬 22:47:37
拉尔夫 投骰 d100 = 78
KP 22:47:52
(可以,不过刷脸不用这个)
(这个是魅惑)
(你们俩都帅的一笔啊)
零崎人识 22:48:19
盗窃呢
KP 22:48:54
护士这回心软了,也许她是看在英俊的拉尔夫求情的份上,把病历交给了你们
〈冈田幸子的病历〉
因精神分裂症而入院。
・血型→A型
・爱好→读书
・喜欢的食物→三明治
・喜欢的颜色→红
・喜欢的数字→7

〈坂原健太的病历〉
因骨折入院。X射线有阴影。
・血型→AB型
・爱好→摩托旅行
・喜欢的食物→烤肉
・喜欢的颜色→黑
・喜欢的数字→1

〈广崎夏帆的病历〉
因癌症缓和治疗入院
・血型→A型
・爱好→无
・喜欢的食物→无
・喜欢的颜色→无
・喜欢的数字→4

〈松岩梅的病历〉
因癌症缓和治疗入院
・血型→O型
・爱好→散步
・喜欢的食物→梅干
・喜欢的颜色→绿
・喜欢的数字→3
拉尔夫 22:49:18
(盗窃是妙手,初始10
KP 22:50:25
两个人过灵感
拉尔夫 22:50:31
.d100
投骰姬 22:50:31
拉尔夫 投骰 d100 = 36
零崎人识 22:50:39
.d100
投骰姬 22:50:3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66
KP 22:51:32
你们注意到这四个数字出现的非常突兀
拉尔夫 22:51:48
去研究室开锁
KP 22:51:54
当你们还想进一步看前面的病历时,护士紧张地把他拿了过去
=
你们走向研究室,当你们经过诊室时,正好碰上了石屋先生
他似乎刚做完体检,身后还跟着一个村民和护士理惠
“又是你们?你们这回来干什么?”显然昨天你们恶劣的行为已经让石屋先生感到非常不满了
=
拉尔夫 22:53:58
“医生您好,我们想为幸子小姐办理出院手续,我们想把她转到东京的大医院治疗”
KP 22:54:36
“不好意思啊,这必须要家属签字同意才行”石屋先生摇了摇头
=
拉尔夫 22:55:34
(艹没有伪造文书
KP 22:56:04
(这么偏门的你要是有才要吃惊好吧)
拉尔夫 22:56:47
“其实已经和家属说好了,只是他很忙没过来,我们只是想早点办个手续早点出院,毕竟想治好她的心情十分迫切”
KP 22:57:49
“这……”石屋先生显出犹豫的神色
roll话术
拉尔夫 22:57:58
“签字事后补上就行了嘛”
.d100
投骰姬 22:58:0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55
KP 22:58:07
由于是男性,不能刷脸
拉尔夫 22:58:09
(艹不给力啊
零崎人识 22:58:22
.d100
投骰姬 22:58:2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00
拉尔夫 22:58:28
(boss……

(大失败
KP 22:58:51
“虽然和你一样我也想早点治好他,但这样口说无凭实在不行”
零崎人识 22:58:58
这个幸子什么毛病啊
KP 22:59:13
“精神分裂症”
零崎人识 22:59:30
具体点啊
拉尔夫 22:59:45
“那实在不好意思”去开研究室
KP 23:01:26
“抱歉,我不能透露更多了,而且先生,我更希望你能先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病”石屋先生被你莽撞的问题惹怒了,“还有这位先生,您的这位同伴的心理疾病也不小,我希望你能先好好照顾好他,他已经给我们医院添了不少麻烦了。”
=
(还没说完,你还去不了)
零崎人识 23:01:42

那我杀了你怎么样啊
【挟持
拉尔夫 23:02:08
“那实在不好意思”去开研究室
KP 23:02:32
bossroll力量对抗
零崎人识 23:02:43
.d100
投骰姬 23:02:4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30
KP 23:02:49
.d100
投骰姬 23:02:49
KP 投骰 d100 = 97
拉尔夫 23:03:07
66666

五、冲突

KP 23:04:54

趁着石屋医生说话的空档,零崎人识一个闪身到他身后,熟练地擒住了石屋医生的双手,石屋还没反映过,一把刀子已经顶在他脖子上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石屋略带颤抖地说着,“这位先生,你能阻止你的同伴吗?”他显然意思到和零崎人识说道理已经行不通了=
(qt你无视他去开门?)

拉尔夫 23:06:31
无视他去开门
零崎人识 23:06:32
同伴?
我们只不过是路上偶然碰见的呢
所以你方便多说点东西吗
KP 23:08:35
“你要我说什么?我只是个穷医生,没有钱”
拉尔夫 23:10:05
“会变色的粉末和污秽真菌是什么情况”
KP 23:10:49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他脸上的神色连白痴都看出来他在说谎
而于此同时,你们注意到你们被好几个村民包围了:“你们要对我们的石屋医生做什么!”
零崎人识 23:11:23
看不出来吗,想杀他啊
你们也想一起吗?
拉尔夫 23:11:32
“各位村民”
“这位医生表面上给你们看病,其实是在给你们使用巫术”
KP 23:12:32
零崎人识正在说话,但他背后忽然传来的破风的声音,有村民因为着急想围魏救赵来让医生拜托困境
拉尔夫 23:12:32
“你们就没有注意到医院的不对劲吗”
KP 23:12:35
摆脱
bo roll敏捷
拉尔夫 23:13:23
“寸草不生的周围。奇怪的粉末。不应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污秽。”
零崎人识 23:13:53
先杀了医生
再roll
KP 23:14:30
你和医生敏捷对抗
roll吧
拉尔夫 23:14:34
(说起来我锁应该已经开了吧
零崎人识 23:14:39
直接杀了啊
KP 23:14:43
你半途就被围起来了
零崎人识 23:14:46
刀架脖子上了
围起来也能先杀的
不然不合常理
KP 23:15:32
(讲道理这种情况也能反击的啊)
零崎人识 23:15:49
不可能的
拉尔夫 23:15:49
(可以给医生一个惩罚骰
零崎人识 23:16:12
颈动脉被直接威胁除非只是想挟持
真想杀是拦不住的
KP 23:18:58
刀入肉的声音,感受到背后的破风声,零崎人识立刻依本能动了手。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医生就捂着喉咙倒了下去,血流如注。
零崎人识 23:18:58
杀掉了吗
KP 23:20:11
这种重伤,显然医生很快就要死去了,但是他艰难地回头,用力想和你们说什么
两人过聆听
零崎人识 23:20:21
.d100
投骰姬 23:20:21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3
拉尔夫 23:20:22
.d100
投骰姬 23:20:22
拉尔夫 投骰 d100 = 100
拉尔夫 23:20:57
(还好boss过了
KP 23:21:54
你们听见医生嘶哑地低语:“日……日记…有……有…一切……想知道……”,随后他头重重地摔在地上,死去了
但是你们发现,他的脸色竟有着解脱的色彩。
拉尔夫 23:22:42
“各位村民,你们听到了吗,医生在临死前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做了忏悔”
KP 23:22:48
村民显然被这种情形吓傻了,就连想攻击零崎人识的村民的拳头也停在空中,如果想要逃跑,这是最后的机会
(想清楚)
零崎人识 23:22:59
KP 23:23:04
qt呢
拉尔夫 23:23:06
先溜出去
跑到空旷地带
零崎人识 23:23:16
你等等
我引人
你溜
去找日记
我不溜了
拉尔夫 23:23:48
(我要对村民说服
(我都说了这么多了
零崎人识 23:24:09
杀了岂不美滋滋
拉尔夫 23:24:30
(村民很多的吧
KP 23:24:34
(你当面杀了他们敬重的医生,判定将是极度困难)
(我让你们溜已经是最后不死了)
拉尔夫 23:24:57
(但是我说的这么有道理而且还有证据
KP 23:25:13
(所以是极度困难而不是直接失败)
(哇,我这么多描写敬重医生的话你不要无视啊)
拉尔夫 23:25:39
(boss我们还是溜吧
(be还是比撕卡好
零崎人识 23:25:50
那溜
KP 23:26:36
你们当机立断,推开大门方向的村民,向村外跑去
村民们大梦初醒,除了几个留下来照看医生,剩下的全部向你们冲来
你们怎么做
(你们可以直接跑路结束剧情,也可以想办法偷偷半夜回来开门走完剧情)
零崎人识 23:27:50
往医院东北方前进
KP 23:28:19
qt一样?
拉尔夫 23:28:32
一样
KP 23:29:22
你们拿出玩命的力气奔跑,知道被追上的结果肯定是被打得半死或者直接被杀
零崎人识 23:30:01
(讲道理我这个角色的战斗力屠村都不是问题
KP 23:30:08
但习惯干农活的村民显然比你们的体力更好,所以你们之间的差距在慢慢缩小
(那你当初就该挑力量之类属性高的)
qt roll幸运
拉尔夫 23:31:28
.d100
投骰姬 23:31:28
拉尔夫 投骰 d100 = 71
拉尔夫 23:31:32
gg
KP 23:32:07
你们的距离还在缩小,看上去再多跑几百米可能就要追上了
再roll
拉尔夫 23:32:35
(晗神强行续命
KP 23:33:04
(这里强行天选之子了)
拉尔夫 23:33:04
我要拿出身上的粉末撒在背后,让追我的村民致幻
.d100
投骰姬 23:33:06
拉尔夫 投骰 d100 = 84
拉尔夫 23:33:21
(幸运e,骰运f
零崎人识 23:33:34
.d100
投骰姬 23:33:34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28
拉尔夫 23:33:56
村民致幻了我应该能跑了吧
KP 23:34:04
你撒出了你的幻觉粉末,但正如零崎人识当初吃粉末都没事,这么一点空气中的粉末又会发生呢?

村民照追不误
(我分开处理吧,boss能续)
拉尔夫 23:34:25
可是村民盯着我看啊
零崎人识 23:34:25
我跑掉了?
KP 23:34:40
(那得是粉末密度比较大的情况)
正当零崎人识发足狂奔的时候,他敏锐地注意到旁边的一条臭水沟
零崎人识 23:35:39
跳过去
KP 23:35:57
(救你呢你拒绝?)
零崎人识 23:36:39
人要有尊严
KP 23:36:48
于是零崎人识继续跑
零崎人识 23:36:49
何况是杀人鬼
KP 23:36:56
两个人继续roll幸运吧
最后一次
拉尔夫 23:37:00
.d100
投骰姬 23:37:00
拉尔夫 投骰 d100 = 48
拉尔夫 23:37:03
gg
输的透彻
KP 23:37:15
boss
零崎人识 23:37:43
.d100
投骰姬 23:37:4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7
零崎人识 23:37:52
让你看看什么叫脸
拉尔夫 23:38:07
你关键时刻投这么好
KP 23:38:43
qt:长时间的奔跑让拉尔夫精疲力竭,他跑过一块岩石的时候失足,却再也难以维持平衡,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毫无疑问,他被村民一把按在地上,现在他想起来也起不来了
零崎人识 23:39:19
回去反杀,老子有刀
拉尔夫 23:39:42
“请送我去派出所,我对警官有话要说”
“这决定了村庄和你们的生死”
KP 23:40:00
正当村民要把他带回去的时候,零崎人识折了回来,俨然来者不善
村民没有管倒在地上的俘虏在说什么,摆好了架势准备和谋杀医生的凶手你死我活
(下面进入战斗)
零崎人识 23:41:15
.d100
投骰姬 23:41:15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8
拉尔夫 23:41:24
(村民不管我?我可以偷偷溜吗
零崎人识 23:41:33
腾神快溜
KP 23:41:35
(你被捆着手脚在地上)
(等下我没预料到你们这么猛男,没设定村民数据)
零崎人识 23:42:36
满口大秦话
KP 23:43:16
有些蒙蔽
拉尔夫 23:43:16
我是被岩石绊倒的,我要让绳子和岩石摩擦
把绳子磨掉
零崎人识 23:43:59
我一定是剧本破坏者
KP 23:44:27
村民两个,体力8/8,徒手格斗25 12 5
伤害1D3
就这样吧
护甲2
回避20
零崎人识 23:45:25
.d100
投骰姬 23:45:2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
KP 23:45:28
零崎人识的刀1D3+1D3
零崎人识 23:45:29
还有护甲?
KP 23:45:39
衣服提供最基础的防护
你也是2
拉尔夫 23:45:42
666
KP 23:45:50
回避32吧

第一回合
零崎人识 23:46:04
晗神你直接让我砍了吧
我都roll了
KP 23:46:23
1命中,roll你的伤害
1D3+1D3

你roll啊
零崎人识 23:47:32
.d3
投骰姬 23:47:32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3
零崎人识 23:47:35
.d3
投骰姬 23:47:35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3
拉尔夫 23:47:43
66666
KP 23:47:44
(欧洲bo)
一刀4血,你让一个村民的肚子上开了一个大洞
村民回合,受伤的村民先攻
.d100
投骰姬 23:48:34
KP 投骰 d100 = 22
零崎人识 23:48:42
.d100
投骰姬 23:48:42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8
KP 23:49:13
灵巧的闪避!村民恶狠狠的一拳没有打中零崎人识的一片衣角
第二个村民
.d100
投骰姬 23:49:21
KP 投骰 d100 = 47
KP 23:49:27
你roll
零崎人识 23:49:27
.d100
投骰姬 23:49:27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90
KP 23:49:46
.d3
投骰姬 23:49:46
KP 投骰 d3 = 3
KP 23:50:09
第二个村民的拳头紧随而上,这回没躲过去,零崎人识hp-1
你的回合
roll吧
零崎人识 23:50:26
.d100
投骰姬 23:50:26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12
KP 23:50:32
.d100
投骰姬 23:50:32
KP 投骰 d100 = 33
KP 23:50:41
命中,rolll伤害
零崎人识 23:50:42
.d3+d3
.d3
.d3
KP 23:50:55
(死机了)
拉尔夫 23:50:58
你把骰子弄崩了
KP 23:51:08
(正确格式是啥)
拉尔夫 23:51:29
.d3+1d3
投骰姬 23:51:29
qt 投骰 d3+1d3 = 2
KP 23:51:37
非洲q
拉尔夫 23:51:41
后面那个d前面要+1
零崎人识 23:51:49
.d3
投骰姬 23:51:49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2
零崎人识 23:51:52
.d3
投骰姬 23:51:53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1
KP 23:51:54
o对了你每回合roll一次力量看看磨断了没
qt
拉尔夫 23:52:05
因为我只是很简单的做了一个d的替换,然后判断是不是在最前面
KP 23:52:06
第一回合
拉尔夫 23:52:09
所以后面就会有我呢提

.d100
投骰姬 23:52:13
qt 投骰 d100 = 56
拉尔夫 23:52:32
nmb,力量55
KP 23:52:35
第一回合没成功
零崎人识这回的刀只造成了1点伤害
你砍谁
(不见了)
零崎人识 23:53:38
肚子开了洞居然还能攻击是最骚的
受伤的那个啊
KP 23:53:58
(这是rpg常见的情况)
hp剩下3
村民攻击
.d100
投骰姬 23:54:10
KP 投骰 d100 = 18
拉尔夫 23:54:12
这很rpg
零崎人识 23:54:18
.d100
投骰姬 23:54:18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41
KP 23:54:22
.d3
投骰姬 23:54:23
KP 投骰 d3 = 3
拉尔夫 23:54:49
.n 拉尔夫
投骰姬 23:54:50
qt 更改昵称为 拉尔夫
KP 23:54:57
村民的拳头再次造成了伤害,大概这就是农夫三拳
第二个村民的攻击
.d100
投骰姬 23:55:09
KP 投骰 d100 = 61
零崎人识 23:55:13
.d100
投骰姬 23:55:13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75
KP 23:55:27
.d3
投骰姬 23:55:27
KP 投骰 d3 = 3
KP 23:55:34
(哇)
农夫四拳,零崎人识还剩下6点血
qtroll
拉尔夫 23:56:20
.d100
投骰姬 23:56:21
拉尔夫 投骰 d100 = 62
KP 23:56:36
依旧不成功
bo的攻击
零崎人识 23:56:50
.d100
投骰姬 23:56:50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4
KP 23:57:06
(你的技能点派用场了))
.d100
投骰姬 23:57:09
KP 投骰 d100 = 81
KP 23:57:16
伤害
零崎人识 23:57:22
.d3
投骰姬 23:57:22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2
零崎人识 23:57:23
.d3
投骰姬 23:57:23
零崎人识 投骰 d3 = 3
零崎人识 23:57:40
死一个
KP 23:58:00
这回这个村民可爬不起来了,他痛苦地倒在地上,看来是活不成了
他的同伴显然发觉靠两个腿最快的村民来追一个杀人狂显然不是好主意,现在他也顾不了他的同伴,回头往村里跑,显然是想去搬救兵
=
零崎人识 23:59:22
KP 23:59:33
拉尔夫有了宽裕的时间磨开了绳子
他跑得比你快,你追不上
零崎人识 23:59:52
扔石头啊
拉尔夫 0:00:00
快跑啊,保命要紧
或者去找派出所
零崎人识 0:00:13
你跑
KP 0:00:19
你roll吧
零崎人识 0:00:19
.d100
投骰姬 0:00:19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5
拉尔夫 0:00:28
保持自己的人身安全,然后让警察去调查医院
KP 0:00:29
(666)
零崎人识 0:00:29
信仰
KP 0:00:40
那你们分头行动吗
零崎人识 0:00:50
分头啊
拉尔夫 0:00:55
吼啊
零崎人识 0:01:03
我去找警察怕不是自投罗网
拉尔夫 0:01:27
起码不会被私刑
KP 0:01:32
你的石头击中了他的腿,他打了一个趔趄,你们的距离缩短了,但还不够
看来需要第二块石头
零崎人识 0:02:07
.d100
投骰姬 0:02:07
零崎人识 投骰 d100 = 70
KP 0:02:25
(警察调查医院你们的剧情就结束了)
零崎人识 0:02:34
我都二段了还不能阻止是最骚的
KP 0:02:46
(你就一块石头啊)
(而且你挨了农夫四拳身体不适)
(这个人满血)
零崎人识 0:03:12
但为啥瞄准的是脚啊
拉尔夫 0:03:15
(结束呗,我就想看看研究室里面的东西
KP 0:03:21
(要阻止啊)
(警察不会和你说的啊)
零崎人识 0:03:31
不是头?
KP 0:03:42
(结果差不多的)
零崎人识 0:03:42
想杀啊
又不是阻止
KP 0:04:05
(那你描述清楚得)
零崎人识 0:04:24
联系上下文啊
拉尔夫 0:04:31
警察不知道密码
零崎人识 0:04:36
我从没说过阻止二字
拉尔夫 0:04:38
我肯定要陪着警察一起去的
零崎人识 0:04:41
全用的杀
KP 0:05:23
你的石头击中了他的脑袋,你看见他的脑袋流了血,但他依旧发足狂奔,显然知道停下来就是死
(一块石头砸死人,你需要大成功)
(你没考虑过里面是啥不给你看吗)
最后确认一下你们的行动
零崎人识 0:06:54
我去医院
拉尔夫 0:07:11
(我打开门了不能往里看吗
KP 0:07:16
正大光明地去?
(医生的遗言)
拉尔夫 0:07:45
(就是说我看不到日记的内容?
KP 0:07:57
(你用常理想想警察会给你看吗)
拉尔夫 0:08:25
(有道理
零崎人识 0:09:00
先乔装
KP 0:09:07
(你们可以晚上偷偷去医院
拉尔夫 0:09:19
(可以,现在是几点
零崎人识 0:09:32
你不是说晚上不让进吗
拉尔夫 0:09:33
(先躲起来
KP 0:09:46
夕阳西下
零崎人识 0:09:46
我头一天晚上就想偷偷进了你不让
还让我被蚊子叮

六、终局

KP 0:09:55
(情况不一样,听我描述)

医生被杀了。这样惊人地消息在村里飞快地传播开来,很快大部分村民就自发地组织起来寻找两个杀人凶手,以医院的东北方向人手最为多。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医生所在的医院却人去楼空,两个护士似乎害怕凶手再次回来和几个病人一起搬去了村里。现在的医院已经成了一幢空楼。当你们摸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你们发现医院的大门竟然只是草率地掩上了,而没有锁上

零崎人识 0:14:41
进入
拉尔夫 0:14:52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KP 0:15:04
你们站在了最后的研究室门前,输入了密码。
你们发现整个研究室中间被一道看上去就很厚实的铁门切断,在铁门上挂着一件同样厚实的防化服
零崎人识 0:16:42
你穿吧
然后进去
KP 0:16:57
(还没完)
在进门的左手边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有一本精装的日记本,上面写着石屋的名字,看来这就是医生遗言提到的日记本了
=
零崎人识 0:18:29
阅读
拉尔夫 0:18:29
穿服装进去拿日记本
KP 0:18:49
你们谁进去
零崎人识 0:19:21
我吧
可以roll以下
拉尔夫 0:19:46
进去拿出来就行了
很快的
KP 0:20:18
等等日记本在你们所在的地方
零崎人识 0:20:18
那就你了
KP 0:20:21
不是在铁门后面
否则你们怎么看见
拉尔夫 0:20:53
那就先看日记
KP 0:21:14
你们翻开了石屋医生的日记
翻到了和当前入院患者有关的部分
○月×日 松岩梅
今天,松岩秀夫先生来医院了。
松岩先生含着泪说[一直以来医生都帮忙照顾母亲的病,实在是非常感谢您。
不过,大概这是最后一次来医院了。
为了照顾母亲而辞职了,但是果然想要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再就职是不太可能的。
钱也快没了。向生活保护组织和政府求援也被拒绝了。]
这样说着,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我问他[今后要怎么办呢?]也只是无言的回应。
我向松岩先生提出了一个建议。
在村子住着的人几乎都知道那个秘密,我把来这里工作的真正的原因再一次传达给了他。
他听了这个建议,烦恼了很久然后小声的说拜托您了。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对我来说这也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了。

○月×日 广崎夏帆
几天前,从离这里要坐大概三个小时车的地方的广崎小姐来到了这里。
广崎小姐似乎是听说了这里的传闻。
自己也想要接受同样的治疗而好多次低下头拜托我。
广崎小姐从小就能够弹奏钢琴,在大赛里也获得过很多奖的样子。
从小就喜欢钢琴并以此为生。
但是因为交通事故而失去了双手。
在那之后经过了2年多,找不到生存的意义。
自杀也只会是双亲感到痛苦,那样的事情她做不到。
所以想要那个药。
想要寻求死亡。
和至今为止的病人一样,给她用那个药吧。

○月×日 冈田幸子
她从以前就因为不孕不育而来医院接受治疗了。
因为不能怀孕的似乎也受到了婆婆的厌恶。
而且,她的丈夫也虽然知道但是默不作声。
只剩下幸子小姐一个人。
而且根本来说幸子小姐并不是不能怀孕,她曾经怀上过一个孩子。
但是被婆婆推到楼梯下面受到了冲击而流产了。
这份压力才是造成无法怀孕的关键。
并且在那之后幸子的举动也开始出现问题。
把周围的人都视为敌人,并具有自残行为和杀伤他人的意向。
很明显的精神分裂症呢。
但是从丈夫那里却收到了
[不仅是不能怀孕,而且还患了这样麻烦的病吗。
能不能请医生直接想办法处理掉她的问题呢?
钱会好好付的。]
...不管如何,先让她入院吧。

○月×日 坂原建太
他最近回到了村子里。
在骑摩托的时候摔倒而骨折了。
关于医院的秘密看起来完全不知道。
其实他发生事故也并不是偶尔。
几年前他曾经因为强奸罪而被送进了少管所。
被强奸的是村子里的少女。
还只有13岁,并且当时还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殴打而造成了后遗症。
但是因为他还是未成年被少年法保护所以只被轻判了。
想办法让他入院的是被害少女的父母。
一边哭着,一边请求我给这个人相应的报复。
让他喝下那个药吧。
零崎人识 0:23:27
这个药果然有问题
KP 0:24:26
你们可以下一步行动了
零崎人识 0:25:05
拉尔夫你进去看看吧
我快没血了
拉尔夫 0:25:23
好啊
我进去
KP 0:25:43
拉尔夫艰难地套上了防化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铁门
门后的几平方室内的每一寸表面上,都长满了蘑菇,拉尔夫想起这正是他在谈话室里看到的蘑菇。大致一看是普通的蘑菇,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双眼无法对焦,产生是否有视力障碍的错觉。菌丝潜伏在地板下,或者蔓延在天花板中菌盖下垂,散播着孢子。如果不穿防化服就进去,大概结果会很严重吧
拉尔夫sc
拉尔夫 0:28:04
.d100
投骰姬 0:28:05
拉尔夫 投骰 d100 = 80
拉尔夫 0:28:10
gg
KP 0:28:16
,d4
.d4
投骰姬 0:28:20
KP 投骰 d4 = 3
拉尔夫 0:28:23
.d4
投骰姬 0:28:24
拉尔夫 投骰 d4 = 3
KP 0:28:24
san-3
看到这一切拉尔夫感到浑身难受,但他也判断出这就是他所查到的污秽真菌
房间内虽然表面全是蘑菇的菌落,但还是依稀能判断出室内设施
零崎人识 0:29:35
(还多久
KP 0:29:46
(10分钟内结束了)
你发现这些蘑菇群里有不少是从实验用的白鼠身上长出来的。当然,这些白鼠现在也成了大团大团蘑菇构成的恶心的肉团
在白鼠旁边,有一本破旧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实验记录几个字。
读吗
拉尔夫 0:31:35
KP 0:32:34
・使用这个真菌材的话可以制造出某种药物。
・服用那种药物的话会产生和癌症相似的症状,几周~几个月后迎来死亡。但
但是并不会有癌症那样的痛苦。
・死后一周左右,体内会开始生长出菌丝。
・接触真菌将遭到感染。
・真菌很怕火,用火能烧干净这里的一切吧,也许会有这么一天。
=
零崎人识 0:33:23
去救幸子
KP 0:33:53
村子里
拉尔夫 0:34:04
emmm村子里都是仇人啊
零崎人识 0:34:11
医院没人?
拉尔夫 0:34:22
幸子被带走了啊
KP 0:34:25
(没,我之前说了)
零崎人识 0:34:29
那直接烧医院
然后溜
KP 0:34:37
qt呢
拉尔夫 0:34:50
医院肯定是要烧的

但是幸子怎么办
零崎人识 0:35:11
我反正不救了
本来医生也没想杀他
拉尔夫 0:36:13
还是走吧
KP 0:36:37
烧医院?
拉尔夫 0:36:42
村民都是共犯,没道理可讲了
零崎人识 0:36:49
KP 0:37:11
你们决定烧掉这座充满悲伤和绝望的医院
拉尔夫 0:37:26
幸子的话要救感觉只有莽……
KP 0:39:20
也许是因为菌落繁殖过久的缘故侵蚀了建筑,你们在研究室点着的火轻松地席卷了整座医院,真菌也随之化为了一片尘土。在那之后,神赦村抛弃人的医院的传闻也随之消失。已经不会再有人对人进行裁决夺取他的生命的事情了。
医院的倒闭,幸子也被转移到了其他医院的精神科,等拉尔夫再次拜访他的时候,她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以及好转了许多
拉尔夫 0:40:21
不错,也算是得救了
就怕她婆婆心狠手辣
KP 0:41:59
quasi TE
拉尔夫 0:42:27
quasi是啥
KP 0:43:21
结算奖励,roll D3+1D6+1D3-1D2
拉尔夫 0:43:34
这是回san?
KP 0:43:40
拉尔夫 0:43:45
.d3+1d6+1d3-1d2
投骰姬 0:43:46
拉尔夫 投骰 d3+1d6+1d3-1d2 = 9
拉尔夫 0:44:34
赚了,能讲下每一项意义吗
零崎人识 0:44:51
.d3+1d6+1d3-1d2
投骰姬 0:44:51
零崎人识 投骰 d3+1d6+1d3-1d2 = 3
KP 0:45:03
完成故事/净化菌落/幸子恢复/医生死亡
拉尔夫 0:45:35
全仰仗kp提携
KP 0:45:41
拉尔夫查到了污秽菌落的信息,克苏鲁神话+1
quasi是准的意思
因为你们中间大闹一番,撕卡边缘
零崎人识 0:46:21
医生不能死的吗
拉尔夫 0:46:33
死人肯定会掉san啊
KP 0:46:37
没有能不能的说法
拉尔夫 0:46:57
我主要没想到boss这么莽,但是既然莽了感觉这样下去也挺有意思的
KP 0:47:19
我是被你们莽得懵逼了
零崎人识 0:47:30
小说这样就很有趣啊
KP 0:47:37
还有一个很糟糕的消息
boss你吃过粉末了
零崎人识 0:48:04
那又怎样
KP 0:48:05
过几个模组你这个角色就得剧情杀
拉尔夫 0:48:18
你命不久矣
能治吗
KP 0:48:53
看kp咯
这种克苏鲁剧情可以调节的

© 2021,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