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教我吧,汤川老师!——《神探伽利略》剧评

#评与测

标题是一个(疑似)型月梗。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笔者事实上并不会写常规文体的作品评价,相比而言,他更喜欢直接开门打分然后逐条评价的报告式行文。不过很明显,这样的文章读起来并不有趣。所以这篇文章(和将来可能会有的一些文章)使用了平叙文体。本文前半段是剧评,后半段是人物评价。

<本文不包含剧透>

近日怠惰期的症状较为严重,无论是学习还是游戏都提不起劲,某日枯坐电脑前翻动网盘,找到了不知几年前存下来的日剧《神探伽利略》。由于作者有朋友是东野圭吾的铁杆粉丝,所以实际上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这部作品,这份资源也是在某次安利时存下的。不过个人没有看剧的习惯,所以它就在我的网盘里躺到了现在。倒不如说,如果没有怠惰期的影响,它可能一直会待在角落里吃灰吧。虽然网盘并没有角落也没有灰

《伽》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同名系列小说,最与众不同的地方莫过于他的侦探角色是一个物理学家,汤川学,还是帝都大学的副教授。此人的形象是一个标准的理科怪人,只对科学和美女有兴趣,对人情世故为代表的感性很排斥,以至于有时他替人考虑的时候会让人受宠若惊。他和当地警署的关系类似于福尔摩斯与苏格兰场,每当警方遇到难以解决的超自然的犯罪,我们的女主刑警就会来找汤川学协助调查。而我们的汤川老师则每每都会摆出一副“但是我拒绝”“我汤川就喜欢对那些自以为很行的警察说不”的样子,除非超自然的作案手法确实吸引了他的兴趣,这时候他就会在标志性地BGM中说出名台词“実におもしろい(实在是很有趣)” 然后实验也不做了跑去破案,学校约谈警告

《伽》分两季共21集,另有剧场版若干,除了每季最后的大案横跨两集,前面的每一案都仅占了一集约一小时的篇幅。和常规推理剧略有不同,《伽》的出场人物比较少,而且每集开头就是案件现场,观众往往十分钟内就能看出凶手是谁。正如汤川老师所言“我不关心罪犯是谁,他有什么动机,我只想弄清楚他的杀人手法”,这部作品的冲突点在于如何用科学解开那些看似不可能的犯罪,凶手都是顺手抓的。

刷完整部剧大概花了我两周多的时间,总的来说观感很不错,一来主人公是物理学家天生就有亲近感,二来虽然剧里没有什么绝妙的推理,看汤川老师一边装逼一边用实验复现看似不可能的手法也饶有趣味。不过剧里也并非全无缺点,对我而言最影响体验的莫过于全员绿叶:为了衬托汤川老师智慧的光芒,只要一开始侦查我们的警察同志们就会变成只会”不知道“”为什么“”听不懂“三连的小朋友,让人不禁咋舌几位是怎么当上刑警的。如果这种情况还算是侦探小说的惯例,那么当汤川老师把作案手段讲了一大半,智力正常的听众都应该恍然大悟的时候,他们还一脸疑惑地问:“这和本案有什么关系 ” 摆出一副本文标题一样的表情,就有强行捧哏之嫌了。再则,很多案子结束得比较仓促(手 法 解 明 罪 犯 倒 下),有些剧情的推动也显得过于强行,不过考虑到一小时一案的时长,这一点倒不是不可以理解。

接下来笔者想谈谈这部剧里印象比较深的人物,第一个当然是我们的主人公汤川学副教授。根据剧情来看,这是一个上能笑谈LQG,下能手焊单片机,文能讲座报告炒个菜,武能攀岩拳击打棒球的神仙全才,更是在侦破超自然犯罪上大展拳脚,碾压只会三连的诸位警察,本家物理学自不用说,化学、心理学、医学、工程学的知识也是信手拈来,不禁让人吐槽这人为什么还只是个副教授大概是因为一直在破案没法科研。更神秘的是,这么多集看下来我都没搞清楚汤川老师研究领域是啥。他在帝都大学的研究室应该属于应用物理学部,但他给学生们上课的实验却从共振到卫星轨道无所不包,讲座和上的课也是从理论到应用,从力学到量子计算样样有,最绝的是有时还会跑去加速器测个粒子……大概这是天才的兴趣爱好吧(大雾)。与之相对的,汤川老师在为人处世方面就显得比较拙计,不管他人感受说话直来直去也是常有的事,还因为这个惹上了个大麻烦。不过这不代表他不懂,事实上根据剧情里的表现,汤川老师是会为别人考虑的,只不过大部分时候他都懒得这么干。

汤川学这个人物的性格是一个典型的理科怪人的形象,剧中他也有“怪人伽利略”的外号,这也是作品名字的来由。如果用big bang的人物做比的话,汤川学的性格缺陷程度大概介于 Leonard 和 Sheldon 之间,偏向 Leonard. 从ACG作品中找的话类似于雪村心夜(出自漫画作品《理科生陷入情网,故尝试证明》,顺便强烈安利这部漫画),这类人物在作品里的典型特征就是在聊天里忽然会用学术专用词解释现象,例如谈烟火的时候忽然说这颜色来自氯化铜波长450nm,坐飞机的时候开口说根据伯努利原理这飞机大概350吨之类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不过汤川老师和传统意义上的理科怪人存在很大的区别,因为他除了情商低这个理科男通病外完全就是究极现充的配置:首先是长相,因为未拜读过原作,所以不知道小说中的汤川学长得如何,但电视剧里福山雅治饰演的汤川学可以说是颜值爆表,爆表到上课大阶梯教室坐满女生,被点到问题还要兴奋这样不知道是在上课还是在开明星见面会的场面(吐个槽,助教代课就跑的只有三个男生了。其他系来看帅哥的就算了,你们本系的也不用来上课的吗)二来汤川老师简直就是什么都会,体育项目只要是剧情里出现过的样样都能拿起来练练,还会做饭(虽然在研究室里做饭让人黑人问号),还能在关键时刻情商上线刷好感,简直就是全年龄段女性杀手,比那些空有知识水平但和异性绝缘的理科狗们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咦我为什么要流泪)。

第二个我想谈的人物是汤川老师的助手栗林宏美。剧中其时任汤川研究室的助手,但他早在汤川学入学前就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据汤川称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助手。概括地说,栗林助手是剧中的丑角,也就是搞笑角色。笑点则主要集中于稀里糊涂被女主话题带着跑,以及他自己对万年助手梗的夸张反应。一开始我也笑,不过看到后面越来越笑不出来。栗林助手当然在努力工作,他辅助汤川做演示物理实验,还要出门帮忙协助侦查,在汤川不在的时候帮带研究室的学生,当汤川沉迷破案忙碌时,是栗田代学生向他反映学分和毕业的问题,可研究室的学生会扔下栗林布置的实验帮刑警写报告,就因为女主说了一句这能让警察认可汤川的功绩。他阻挠汤川参加侦查也不是出于私心,而是因为他知道汤川是真正优秀的人才,不希望学术界的希望被其他的事所打扰。剧中的案子,有研究者出于嫉妒杀掉自己的后辈,只不过是因为后辈拿了个奖;也有研究者,就因为十年前在seminar上被汤川怼了一句,就要杀人报复社会。但即使郁郁不得志二十多年,即使承受了“自己的学生变成自己的上司”这样的沉重打击,栗林依旧诚诚恳恳地工作,呆在助手的位置上二十年都没有放弃转行,栗林对学术的追求可谓远超常人;也许因为他学术天赋不足永远评不上教职,但他的毅力与坚持都应该被尊敬。但这些东西第二季的女主全都看不见,见面挖苦“万年助手”一次比一次狠,这是我越来越笑不出来(以及对第二季女主评价一落千丈)的原因之一。

第二季的第七集,汤川老师为了解决案件不能及时回学校希望栗林代课,栗林在沉默中爆发出欢呼,吼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让人为之动容。然而很遗憾的是,在贴出代课通知后,原本坐满女生的大教室只剩下了三个男生,对着拙劣模仿着汤川的栗林发笑。那一刻,我多希望这个教室里能多坐些人,不需要那些花痴的女生,至少三三两两坐着一整个物理系的人,让努力了二十多年的栗林能够真正体会一下走上讲台的感觉。可惜,丑角是没有这种机会的。画面定格在全空的教室,如果说之前我只是礼貌性的同情,这时我是真正地为这个年近五十的助手感到心酸。都是二十多岁博士毕业,谁不是豪气干云想在学术界做出点成就呢?谁又愿意大半辈子过去还是个干杂活的小助手还要被别人挖苦?这时再回去看栗林被吐槽时无力地喊“总有一天我要当上副教授,教授”,心里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理性而言的话,对作品里的丑角这么上心没什么意义,说不定还要被说戏精附体,大多数充当搞笑角色的人物也是因为没心没肺才架得住持续吐槽。但做为将来大概率也要和栗林助手走上同一起点的同路人,我想此处我的同情和心酸很大一部分上,也是为这条路上所有像他这样的黯然无闻者所发。

毕竟比起做什么都会,做什么都强,三十出头副教授的神仙汤川老师,满脑子都是学分论文评教职,出了研究室就乏善可陈的栗田助手,才更像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的普通人,像我将来的样子。

© 2021, Fin